雅典公布两起禁药事件 希腊棒盟有意将责任推开

晨报特派首席记者许莽(希腊雅典8月9日电)就在希腊女子柔道选手伊奥努意外坠楼遭受重伤后一天,两起被公布的禁药事件又很大程度地破坏了奥运会前原本安详宁静的气氛———正在雅典备战的一名爱尔兰长跑选手和两名希腊棒球选手被查出服用禁药,前者已于今天打道回府,而后者则需接受第二次尿检。

据爱尔兰媒体报道,28岁的田径选手隆巴德是在上周六的一次例行检查中被查出服用的。爱尔兰田径协会已经正式宣布了隆巴德未通过尿检的消息,并要求他于今天飞回都柏林,参加明天召开的听证会。

隆巴德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昨天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我的确做了(这件事),举手投降。”在确凿的事实面前,隆巴德无意为自己作更多的辩护,“我不想就检查结果进行任何争辩,”隆巴德说,“很显然,这就是一起服用的事件。除了我自己,没有其他人卷入。”

隆巴德本来计划参加本届奥运会男子10000米跑比赛。他于今年年初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刷新了这一项目的爱尔兰国内纪录,而在去年的世界田径锦标赛上,他获得了男子10000米跑的第17名。

几乎与爱尔兰田径选手隆巴德在检查中“栽跟头”的同时,两名希腊棒球队的运动员也未能通过希腊奥委会的尿检。不过,他们还没有被立刻宣判“死刑”———希腊棒球联盟主席米特西奥博洛斯今天在此间表示,他们已经向奥委会提出接受第二次尿检的要求。

由于事情尚未“盖棺论定”,希腊棒球联盟和奥组委方面都拒绝公开这两名运动员的姓名,目前记者所知道的消息只有:他们都是在美国打球的希腊籍运动员,一名是队里的主力,一名则是替补。

“但不管怎么样,他们俩的第一次尿检的确百分之百呈阳性,”米特西奥博洛斯说,“其中一个被查出服用了含有类固醇成分的药品,至于另一个,问题则是出在某种利尿剂上面。”1988年汉城奥运会,加拿大著名短跑选手本·约翰逊就是被查出血液中含有类固醇,从而丢掉金牌的,而利尿剂在品目繁多的中似乎“级别”相对低一些。

关于第二个运动员的问题,希腊棒球联盟方面显然已经准备将责任推到美国人身上———“那个运动员患有高血压,他一直在美国看病,他的处方也是从美国带回希腊的,”米特西奥博洛斯说,“我们希望负责检查的官员考虑到这些因素,并给予理解。”

禁药事件今天早上传出之后,在雅典的各国媒体记者当然都是蠢蠢欲动。奥组委也许意识到了“纸包不住火”,今天下午在新闻中心召开新闻发布会,就这一事件发表了看法。

雅典奥组委新闻发言人扎卡拉托斯在新闻发布会上回答几位记者就事件的提问时,有意打起了“太极拳”。有一名英国记者问他,这两起事件对即将到来的奥运会会造成什么影响,雅典奥运会是否会出现大规模的违禁现象,对此扎卡拉托斯表示:“这的确是令人很不愉快的事件,但应该看到,这只是个例。我们很满意奥运会前雅典的气氛,我相信这两起事件不会破坏这种祥和的气氛。”

不管奥组委方面是不是真的满意,反正对于扎卡拉托斯的敷衍,记者是不满意的。新闻发布会结束后,记者在发布会大厅外拦住了扎卡拉托斯。“您真的认为禁药事件不会对四天后开幕的奥运会产生恶劣的影响吗?”记者问道。扎卡拉托斯一听,脸上显出不高兴的表情,但在记者的贴身紧逼之下,他还是作了一些与发布会上不同的回答。“你知道,谁都不愿看到这样事情,但实际上这样的事情并不处在我们的控制范围,”扎卡拉托斯说,“我刚才已经强调了,这两起事件只是个例,我希望并且相信此后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不愉快。”

“有人说,在目前问题空前严重的形势下,雅典将举办一届‘最低、最慢、最弱’的奥运会,尽管,它也有可能是历史上最‘干净’的一届奥运会。对于这种看法,您有什么评价?”扎卡拉托斯在随从的簇拥下试图摆脱记者,但记者仍不依不饶,于是新闻官先生只有停下来,说道:“我希望雅典奥运会能成为像你所说的历史上最‘干净’的奥运会,但我坚决不认为离开,全世界的运动员就无法取得好成绩。”顿了一顿,扎卡拉托斯用一种奇怪地表情看着我说:“为什么我们不一起祝愿雅典好运呢?”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