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美术

人民网10月14日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站日前介绍了以色列美术的发展。从20世纪开始,以色列的美术呈现出不断创新的倾向,东西方文化交汇以及以色列故土本身及其发展、城市的特色和源于国外艺术中患难与共的风格倾向无不影响着这门艺术。在绘画、雕塑、摄影和其他艺术形式中,这个国家变化万端的景色总是主角:小山的梯田和山脊勾画出千姿百态的线条与形状;内盖夫山麓、遍地皆是的灰绿色植物和明亮的光线形成非凡的色彩效果;海和沙总是出现在画面上。总而言之,本地风光、人们关注的事物和政治以及以色列存在主义的真谛是以色列艺术的主题,并使这种艺术保持了独特的魅力。

这个国家有组织的艺术活动始于1906年,这一年,鲍里斯·沙茨教授(1867—1932年)从保加利亚来到这里,根据1905年犹太复国主义者代表大会批准的一项计划,在耶路撒冷建立了比扎莱尔工艺美术学校,旨在鼓励有才华的年轻犹太人研究以色列故土的艺术。到1910年,这所学校已有32个系,500名学生,并且拥有一个遍布犹太人世界的现成的艺术品市场。

除了画家和雕塑家之外,这个国家的艺术生活中还有一大群颇具才华的工艺匠人(陶瓷艺人、金银匠、编织艺人、书法家、吹玻璃艺人等),他们之中许多人专门以现代形式制作犹太教仪式的传统用品。

以色列各个阶层的人对艺术都充满了热情,他们对艺术活动的鼓励和支持表现在参观国内许多博物馆和私人画廊所举办的展览,不论是一位艺术家的回顾展还是综合性联展,还表现在常去萨法德和雅法的艺术家聚居区和埃因?霍德的艺术家村,以及购买当地艺术家的作品。

起初,比扎莱尔学校的艺术定向是想通过把欧洲绘画技巧与中东装饰形式相结合,创造一种“正宗犹太艺术”,于是便产生了许多表现《圣经》场面的绘画。这些作品描绘与对来日的乌托邦遐想联系在一起的对往昔的浪漫主义领悟,其中的形象多取材于古代的犹太东正教社团和当地的贝都因部落。这一时期的艺术家包括沙米尔·赫森伯格(1865—1908年)、埃夫拉姆·列勒恩(1874—1925年)和阿贝尔·潘(1883—1963年)。

第一次重要的艺术展览(1921年)在耶路撒冷旧城的大卫古城堡举行,参展画家大都来自比扎莱尔学校。然而此后不久,比扎莱尔学校那种民族风格、东方气息的直陈手法已显得落伍,受到来自两方面的挑战:一方是比扎莱尔学校内部年轻的反对派,另一方是新到以色列的艺术家,他们开始寻找一种适合于他们称之为“希伯来”艺术的表现方式,与“犹太”艺术分庭抗礼。他们为了标榜新的文化认同并表示他们关于以色列可以作为民族复兴发源地的看法,便在创作中运用近似原始的技巧描绘近东地区的日常现实,突出风景画面中的强光部分和明快色调,着意刻画异乡情调如简朴的阿拉伯生活方式。这些在以色列·帕尔迪、采昂纳·塔格、平哈斯·利特维塔夫斯基、那胡姆·顾特曼和雷郁芬·罗宾等人的画作中都不难看出。20年代中期,大多数主要的艺术家纷纷转移到生气勃勃的新城特拉维夫(建于1909年),那里从此成为全国的艺术活动中心。

强烈影响30年代艺术的是20世纪初西方的新观念,尤以源于巴黎绘画界的表现主义为甚。摩西·卡斯特尔、麦纳克姆·山米和阿雷·厄沃赫等画家的作品倾向于通过变形手法描绘充满感情、往往带有神秘气氛的现实。虽然题材仍是当地的山川人物,但10年前的直陈手法已逐渐消失,东方和气息已荡然无存。30年代中期,一些艺术家为了逃避日益增长的纳粹恐怖移居此地,他们带来了德意志的表现义义。这些移民艺术家有赫尔曼·斯特拉克、莫德查·阿尔顿和雅各布·施泰因哈特,加上大约20年前来到耶路撒冷的德国出生的艺术家安娜·蒂肖和利奥波德·克拉考尔,聚集成为一派,致力于主要表现他们对于耶路撒冷的景色及其周围群山的理解与感受。这些艺术家对于当地艺术的发燕尾服作出了重大贡献,尤其是通过比扎莱尔艺术学校校长阿尔顿和施泰因哈特的领导,在他们的指点下,新一代艺术家日臻成熟。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与巴黎的联系中断,以及大屠杀造成的心灵创伤,引起一些艺术家(包括摩西·卡斯特尔、伊扎克·丹齐格和阿哈隆·卡哈那)接受崭露头角的“迦南人”思想,这一思想通过复兴古代神话和异教主题寻求与这片国土的最早居民打成一片,并创造出“新的希伯来民族”。1948年的独立战争导致纳夫塔利·贝泽姆和阿夫拉汉姆·奥菲克等其他艺术家采取了一种社会立场鲜明、富于战斗精神的风格。然而,这一时期形成的最令人瞩目的流派是“新视野”派,这些人旨在使以色列绘画摆脱地方色彩和文学瓜葛,进而跻身当代欧洲艺术之林。他们发展了两个主要趋势:其一以“新视野”的主将约瑟夫·亚里茨基为代表,追求气氛的抒情风格,表现依稀可辨的地方风光片断和冷色调是特点,采纳他的风格的其他人中著名的有阿维格德·斯丹麦茨基和耶海兹克尔·史特来西曼。其二是风格上的抽象派,徘徊于几何主义和常常以象征为基本手法的之间,极其明显地表现在罗马尼亚出生的艺术家马塞尔·扬科的作品中,他曾在巴黎学习,是达达主义的创始人之一。“新视野”派不仅使以色列的抽象艺术获得了合法地位,而且直到60年代初还是它的主导力量。

60年代的艺术家承上启下,使“新视野”派的活动和70年代追求个性的时尚得以衔接。史特来西曼和斯丹麦茨基都是特拉维夫市阿维尼学院的教师,给第二代艺术家以极大影响,其中包括拉菲·拉维、阿维瓦·尤里、尤里·利夫席茨和李·尼科尔,他们在寻求个人意象的过程中,以形式多样的绘画作品向抒情抽象派的精细画风提出了挑战。他们的作品借鉴了各种海外的表现主义和象征性抽象的风格。阿尔顿在比扎莱尔艺术学校是有影响的,尤其在题材和技巧两方面,这在阿维德格·阿里卡的作品中可明显看出。他创作的图形的世界富于强烈的宗教含义,回归到起大屠杀和传统犹太题材的具象的主题上去,这在约叟·伯格纳和沙米尔·巴克的超现实主义绘画中可以领略到。雅各布·阿加姆是光效应绘画艺术和活动艺术的先锋,他的作品曾在许多国家展出。

然而70年代的艺术发展到以极简抽象派艺术为特点,几乎总是包括使人联想起当地抽象派绘画的不定形透明形体。拉瑞·阿布拉姆逊和摩西?格舒尼等艺术家的作品主要表现为对意念的讲解而不是对美学的思考。80年代和90年代的艺术家在个人实验的气氛中创作,似乎只是寻求自我满足和对以色列精神的感受,他们采用的方式是把多种材料和技巧以及形象结合起来,不仅吸收当地素材,也吸收形形的普遍性素材,如希伯来语字母和人类的紧张和恐惧情感。平哈斯·科亨—加恩、德加尼特·贝雷斯特、加比·克拉斯莫、齐比·杰瓦、茨韦·戈尔德施坦、大卫·雷伯等人的作品反映出,当前的时尚仍然力求趋于扩大以色列艺术的定义,使之超出传统概念和题材,既是乡土文化独特的表现形式,又是当代西方艺术中一个生机勃勃的组成部分。

经过几位雕塑家的长期努力,雕塑艺术在这个国家兴盛起来。以在特尔哈的石雕巨狮而闻名的阿夫拉汉姆·梅尔尼科夫以及则夫·本—兹维引进立体派艺术的时候,摩什·兹弗尔、阿哈隆·普里弗尔和巴特亚·里山斯基所代表的学术气味更浓的雕塑派成了建国前雕塑艺术领域的主流。

40年代末,“迦南人”思想影响了一批艺术家,其中突出的是伊扎克·丹齐格,他用努比安红沙岩雕成的异教英雄猎手尼姆洛德的高大形象,是创造中东雕刻与现代人体概念之间综合体的尝试,而他的羊群雕塑形象则酷似沙漠中的岩石、引水渠和贝都因人的帐篷。50年代的雕塑采用钢铁为雕塑材料是促成这一现象的部分原因。

为那些在以色列历次战争中牺牲的人提供有形纪念物的意愿,从60年代起给了雕塑艺术新的动力,大量的主要是不具象的纪念碑树立起来,成为以色列的一道风景线。这类作品的代表是耶西洋?沙米用钢材焊接的海军纪念碑,树立在阿赫则夫,表现了自然的残酷和人类对付暴虐破坏的能力。另一代表作是丹尼·卡拉文创作的“内盖夫旅纪念碑”,位于贝尔谢巴郊外,使人联想起沙漠战斗的特有性质。

在普遍的法国流派尤其是表现主义的影响下,当代的概念艺术家利用范围广泛的材料,创作出与环境融为一体的雕塑以表达他们对社会和政治现实的个人反应。依格尔·图马金为表达他对于战争的抗议,运用几何和象征的抽象形式,创作出表现力极强的形体和象征结合的作用。梅纳什·卡迪什曼趋于几何极简抽象派的倾向则尤为明显,他不断塑造羊的形象。羊使人想起它既是本地田园生活的形象化描绘,也是孱弱无助的受害者的象征。

以色列一些雕塑家已得到国际承认,其中有图马金、卡拉文、科索·埃卢尔和以色列·哈达尼,在国外的公共和私人环境中都可以看到他们的作品。

在今天的以色列,摄影对它早期发展阶段中占主导地位的浪漫风格和资料性质来说乃是一种反作用和发展的结果。它自身具有纪实性、严谨性和专注性等特性。19世纪中叶,当地摄影业主要以提供摄影服务为基础,专注于向朝圣者和游客出售作为纪念品的圣地(主要是基督教圣地)的照片。

1880年以后,为了适应现代的世俗意一口气,并应一些客户的要求(这些客户用他们的照片来推动一些特殊的事业,如犹太民族基金会),摄影师们开始通过歌颂英雄的镜头将犹太社会在巴勒斯坦(以色列故土)的发展摄制成纪录片,描述先驱者在土地上耕耘和建设城镇的情况。

一些颇具才华的摄影记者忠实地记录了这个国家早年间的发展,其中有些人至今仍很活跃,包括蒂姆·吉达尔、大卫·鲁宾格、维尔纳·布劳恩、鲍里斯·卡尔米、泽夫·拉多万、戴维?哈里斯和米哈·巴尔·安。在跨越“文献摄影”和“艺术摄影”之间的无形界限的人中有:专心从事人物摄影的阿利扎·奥尔巴赫;着重拍摄大自然的尼尔·福尔贝格、多伦·霍维茨和沙伊·吉诺;水下摄影专家戴维·达罗姆;以及专门从事空中摄影的一对搭档杜比·塔尔和莫尼·哈马蒂。

近年来,由于摄影作为纯粹的艺术媒介已成为合法的艺术形式,在美术馆、博物馆、管理者和收藏者的积极支持下,涌现出一批富有创造力的摄影家。今天的艺术摄影具有高度的个性,探索生与死、艺术与幻想等问题,表现手法不拘一格,从和极简抽象派到景象化和知识概念化。一些展览摄影作品的重要场所也应运而生,其中第一流的是坐落在艾因哈罗德基布兹的艺术之家的两年一度的摄影展和在北加利利的特尔哈的新摄影博物官。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