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亚天涯区的北大门原来是这座宝藏村庄→

抱龙村位于天涯区凤凰片区北部山区,是天涯区的北大门。南接南岛农场场部,北连扎南村,东邻立新村,西侧与育才毗邻。抱龙村地处山区,北侧有扎温岭和扎半水库蓄养,东北部有三亚第一大河宁远河穿过村域,村域周边群山叠嶂,自然生态优美。

抱龙村是三亚市2017年第一批美丽乡村建设示范村,全村共有8个村小组,分别为:红旗小组、扎半小组、扎套小组、先进小组、红新一小组、红新二小组、扎文小组、扎浩小组。

位于抱龙村东南部的抱龙森林公园占地7.2万亩,是三亚最大且唯一位于北纬18°的国家级热带天然森林保护区。属低山丘陵地形,地势南高北低,山水之间,有流动的风景。最高峰尖岭海拔1019.0米,为三亚市的最高点。说是三亚市的天花板一点也不为过。

抱龙森林公园还是三亚唯一的瀑布景区。神秘清幽的甘露龙泉水在峡谷中蜿蜒流泻,形成多处瀑布景观,周围的负氧离子含量最高可达60000/立方厘米。有着“城市绿肺”之称,深吸一口负离子,精神一上午,抱龙森林公园这个景区,低调又有实力。

河流是抱龙村的脉络,山林是抱龙村的筋骨,而居住于此的村民,是抱龙村的魂魄。抱龙村现有村民户数309户,户籍人口1693人,其中黎族942人,苗族734人、其他民族17人,是典型的少数民族聚居型村庄。在这里,一切对于传统村落的幻想,都有了出处。

独特的地理环境造就了特殊的人文风貌,抱龙村村民性格硬气肯干,勤劳朴实。村域土地面积约1647.82公顷,其中农用地占794.37公顷,不向环境低头的抱龙村民将开垦土地,种上槟榔、橡胶、芒果、龙眼、荔枝、水稻等经济作物。依山傍水,生活怡然自得。

苗绣是抱龙村苗族村民性格中,刚中带柔的一面。农闲之余,村里的苗族妇女就会三五聚集,坐在村口的酸豆树下绣苗绣。色泽鲜艳,精致繁琐的图案,将岁月的针脚一针一线地,绣进时光的长河里。巧夺天工的炫目霓裳惊艳炫目,纵使时代变迁,仍可以动人。

每逢重大节日,抱龙村的苗族村民就会穿上亲手绣的苗绣,戴上璀璨夺目的银饰,载歌载舞,传递对生活美好的祝愿。

相比苗绣的随时随地皆是绣坊,需要用到腰织机的黎锦制作方式则略显繁琐。抱龙村的黎族妇女常常坐在一张草席上,十几根功能各异的竹针上缠绕着不同颜色的棉线。开始了黎锦的制作。

作为抱龙村黎族村民的传统织锦,黎锦有悠久的历史。它制作精巧,色彩鲜艳,富有夸张和浪漫色彩,图案花纹精美,配色调和,鸟兽、花草、人物栩栩如生。婚嫁丧娶,黎族人同样也要穿上亲手编织的黎锦举行各式各样的活动。

虽说苗绣和黎锦的制作工艺有所不同,但对山兰酒的喜爱,却是惊人的一致。酿山兰酒所选用的材料,大多是自家种的山兰糯米。以当年种植,当年收获,当年手酿的制作方式,不令不食,才能收获山兰酒的款款风味。

与抱龙村村民刚中带柔的性格不同,山兰酒柔中带刚,带有山土浓厚的韵味,入口甜蜜温柔,后劲却大得出奇,如同在舌尖开了一枪,对这座村庄的情感,又多了一分晕眩。

若说山兰酒是抱龙村温柔的硬气,那么,激进的硬气非鱼茶莫属。鱼茶非茶,是抱龙村少数民族的传统食物,用宁远河里的石鳞鱼和蒸熟的山兰稻米混放入瓶中,经过25天以上的密封天然发酵后熟成。鱼茶风味硬核,带着故乡的腥气和酸气,是抱龙村村民的特殊记忆。

美丽乡村抱龙村,有种美而不自知的矜贵,浅浅的河流漫过脚踝,小鱼羞答答的四处逃窜,风淘气地钻向竹林,竹叶窸窸窣窣地直呼痒。这幅山水丹青,像用筷子夹豆腐一样温柔。

老人家在院子前制作竹簸箕,再桀骜的竹条落在老人家的手上也得规规矩矩。他从不问什么是工匠精神,工匠精神却贯穿了他的一生。

少年悉心照料着他的一小洼蔬菜,取一桶河水,将夕阳的温度灌溉进暮霭。四周宁静,虫鸣四起。

放学的孩童赤着脚,向夕阳奋力投出一球。孩童总想执拗地接住每一个向自己丢来的球,大人只是出神地凝视这一片欢笑。直到回家晚饭的呼唤声将嬉闹领走,空地把静谧还给了山雀。

街坊邻居都是族人宗亲,炊烟从村子上空升起,孩童端着饭碗,村头夹块鸡肉,村尾夹块鱼,也能收获到三菜一汤。

男孩蹑手蹑脚绕到背后,乘其不备将女孩精心扎好的花束夺走,引得女孩一阵嗔怪。春天撑起傍晚的巷子口,有孩童,有瓜果,有小犬,人情味十足。

在抱龙村,没有“房子一移,兰博基尼”的浮躁,他们敬畏上苍,尊重自然。制服过穷山恶水,改造过密林良田,祖先开疆拓土,年轻人懂得珍惜,誓将族谱写下去。喝一碗山兰酒,唱一首劝酒歌,岁月是节拍,大地是舞台,每一个从容生活的人,都会懂得抱龙村的可爱。

夜幕降临,屋舍亮起星星点点的灯光,山河读懂了星空,向大地鞠躬。这个小村庄在祥和的夜色中,又回归到一片宁静。

Tags: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