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星国际与青岛啤酒“分手”:一个寻白酒新欢一个攀高端圈层

分道扬镳。至此,郭广昌与青岛啤酒间的“深情戏码”也终于落下帷幕,但其对白酒赛道的热情则似乎有增无减。

不过,对于复星国际的退出,接近青岛啤酒的相关人士向金融投资报记者表示,“复星并未参与公司的管理,其退出对公司并无太大影响。”

业内人士认为,复星的退出属于正常投资行为,是资本逐利的需求体现。而复星并未参与青岛啤酒的管理工作,其退出并不会对青岛啤酒产生过多影响。

粗略估算,近5年时间内,复星通过频繁减持青岛啤酒股票,共计套现约150亿港元。较当初的66.17亿港元成本,获利接近84亿港元,盈利率近127%。

酒类专家蔡学飞向金融投资报记者表示,“在目前青岛啤酒的收益率得到保障的情况下,复星的退出更多是资本的运作形式所决定的。过去一年,青岛啤酒整体表现较好,复兴在此时退出,也达到了投资收益的最大化。”

2017年,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以省下两顿饭钱才喝上青岛啤酒的故事开章,用66.17亿港元从朝日集团方收购了青岛啤酒2.43亿股H股,一跃成为青岛啤酒的第二大股东。

但资本向来逐利,情怀只是噱头。2019年开始,郭广昌便开始频繁减持。Wind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1年,郭广昌合计减持约1.68亿股,套现金额约111.61亿港元。从公告来看,自2020年起,复星国际便开始频繁减持青岛啤酒H股股份,截至2021年12月9日,复星的持股比例已下降至5.06%。

复星国际的最后一次减持则是在今年5月。5月31日,复星国际在港交所公告,拟清仓青岛啤酒H股,套现约41.4亿港元,出售事项完成后,将不再持有青岛啤酒H股。6月7日晚间,青岛啤酒亦发布公告称,鉴于复星国际近期已出售其所持公司全部股份,公司非执行董事石琨、股东监事姚宇因此向公司相关部门提出辞任其在该公司所担任的相关职务。

一方面,复星清仓青岛啤酒股份,退出啤酒赛道;另一方面,在白酒赛道,复星的故事则继续上演,且愈演愈烈。

酒类营销专家肖竹青向金融投资报记者表示,“复星看到了白酒行业更高的毛利率和更长的保质期与发展前景,所以从青岛啤酒撤离,加码白酒高端化。目前复星旗下有舍得酒业、金徽酒,此外还要收购茅台镇一个大型酱香酒企业。复星的退出对青岛啤酒没有太大影响,但对白酒行业而言,或许将迎来更猛烈的资本的加注。”

2020年,复星通过旗下子公司豫园股份,接连拿下西北地区白酒品牌金徽酒38%的股权,以及“川酒六朵金花”之一舍得酒业70%的股权。近日关于复星欲收购夜郎古酒的传言亦甚嚣尘上,随后豫园股份对此进行了否认。金融投资报记者也曾致电夜郎古酒相关人士,其表示,“不太清楚,不方便透露。”

不过,5月10日,仁怀市人民政府与上海复星、香港唐庄集团、贵州真工酒业、京东集团等集中签约超90亿元招商引资项目的消息则引发业界诸多猜测,亦从侧面印证了复星未来将进一步加码酱酒,扩张白酒版图的意图。

值得注意的是,复星的离场亦引发业界对啤酒行业以及青岛啤酒业绩增长乏力的担忧,而加快高端化布局无疑成了啤酒行业的共识。

从青岛啤酒的业绩来看,业界的担忧似乎不无道理。自2013年以来,青岛啤酒的营业收入增速就已告别双位数增长,甚至在2015年、2016年、2020年还呈现下滑态势。归母净利润方面,青岛啤酒也在2015年和2016年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降,直到2020年才恢复到此前水平。

不过,其中还有一部分是得益于政府补助、关厂、土地收储换来的收益。2019-2021年,青岛啤酒所获政府补助分别为6.02亿元、5.17亿元和5.56亿元,占当年归母净利润比例分别为32%、23%和17%。

不过,蔡学飞向金融投资报记者表示,“复星的退出是否与啤酒行业增长乏力有关还不能定论。目前来看,青岛啤酒作为我国知名头部啤酒企业,其品牌影响力和市场发展均处于良性状态,随着啤酒消费结构升级,青岛啤酒的品牌价值以及市场优势也将得到一定体现。”

作为仅次于华润的国产啤酒巨头,青岛啤酒亦看到了自身业绩增长困局,加快布局高端化则是主要出路。青岛啤酒董事长黄克兴曾在公司2021年业绩说明会上表示,2022年一季度青岛啤酒超高端产品销量超20万瓶,中高档产品销量实现了10%以上的增长,未来公司盈利增长点也将来源于高端产品。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