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奥记者谈“双奥之城”

在“双奥之城”北京,有许多见证双奥历史的“双奥人”,他们既参与了北京2008年奥运会,又正在参与北京2022年冬奥会,他们亲自记录了 “双奥之城”因奥运而发生的发展变化。在北京这座“双奥之城”,留下了他们的汗水和欢笑。奥运不仅仅改变了北京城,也改变了他们。

卢伟山是一位经验丰富的体育新闻记者,曾报道过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2012年伦敦奥运会、2014年巴西世界杯等大型国际赛事。今年,他作为非注册记者参与了北京冬奥会城市新闻报道。

卢伟山:很少有人能在同一个城市报道两次奥运会。我曾经在英国遇见一位路透社老前辈,70多岁,他共参加了8届奥运会的报道。但是在同一个城市,一届夏季奥运会和一届冬季奥运会,这种机会对于一名体育记者来说,是很荣幸的。

这是我第一次作为非注册采访记者参加这样的赛事报道,虽然没有在现场看比赛,但是很荣幸,能作为报道北京这座城市两届奥运会的记者参与其中。

卢伟山:开幕式上,29个焰火大脚印在北京上空绽放,当时我在鸟巢里面看开幕式,从大屏幕上看到大脚印沿着中轴线走向鸟巢,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后来我也参加过很多国际性大型体育赛事的开幕式,那一幕依然是最为感动我的。

卢伟山:当年北京奥运会,我2月份就到北京了,在亚运村租了一套房子,一直住在北京,到奥运会闭幕。和现在因疫情原因管控严格不同,在08年奥运会,记者是比较自由的。

有个特别有意思的经历,那时候和同事每天跑北京的场馆,报道场馆建设情况。整个鸟巢周围用钢架围住的,正在装修,不让人进。有一天我们绕着鸟巢转,看到一个破洞,同事说他要钻进去,我还不太敢。

那真的是记忆尤深,那么一个“破洞”,我们爬进去,看到了鸟巢里面的情况,进去之后反而没人管我们,晃悠大半天。地砖都还没铺上,砖头一堆一堆地摆放在里面,拍了很多照片。管理其实非常严格,不能随便放人进去,要不是那个“破洞”我们也进不去。

2月12日,在北京冬奥会主媒体中心召开的一场双奥故事分享会中,北京冬奥组委媒体运行部部长徐济成和记者们分享了自己的“双奥”经历和感受。

身材高大、待人温和是很多人对徐济成的第一印象,国内外不少媒体人亲切地称呼他为“大徐”。他曾是新华社高级记者,参与过多届奥运赛事报道。2008年奥运会,他被借调到北京奥组委,为媒体记者提供媒体运行服务。如今,在冬奥会筹办期间,徐济成又成为北京冬奥组委媒体运行部部长,继续为冬奥报道提供便利设施和服务。

徐济成说,从2008年之后再一次置身于奥运赛场上,并能亲手参与一些组织工作,的确有很多感慨。他与大家分享了两个故事

徐济成聊起了如今备受追捧的冬奥会吉祥物“冰墩墩”。他说,1990年北京亚运会吉祥物“盼盼”的原型也是熊猫,它是一个奔跑的熊猫,手里还拿着一枚奖牌,由此可见,我们当时对奖牌的重视程度。而如今,不知道大家是否注意到,我们的“冰墩墩”手里则是一个红色的爱心。

通过这个熊猫从亚运会到冬奥会的变化,表明我们对冬奥的期盼和愿景发生了很大变化,相信大家可以感受到中国的变化。

新华社记者姬烨也全程跟踪报道了北京冬奥会的筹办工作。从“鸟巢一代”到成为新华社体育记者,他和发布会在座的众多记者一样,都与奥运结下了深深的情缘。

谈及“双奥”变化,姬烨以首钢的搬迁和如今的“重生”为例说:“2008年奥运会前,为还首都一片蓝天,首钢开始了搬迁,而随着冬奥会的到来,首钢的筒仓变成了冬奥组委的办公区,精煤车间变成了国家队训练基地,冷却塔前几天刚刚见证了谷爱凌夺冠。如果说之前首钢的搬迁是北京在看齐‘奥运标准’,如今首钢园区的改造则是北京在树立‘奥运标准’,一个更绿色、更可持续的标准”。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